筱五

幸会,这里筱五,请多指教!背景是锤锤画的www,fo前请看置顶。

假如金是大赛第二【16】

─ooc
─all金妄想系列偏心安金
─文笔垃圾
─不知道会不会撞梗
─没问题开始↓
注意,因为是同人文,所以大赛过程并不会按照原著来,比如遇到的人,金的反应。如果感觉不适,对不起,然后请避雷,多谢合作。【鞠躬】

 

 

  应付过去了丹尼尔金呼了一口气,丹尼尔大人太可怕了......虽然平日里笑眯眯的很好相处,但是刚刚问我话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气势可一点也不好相处啊......希望伊莱恩他们能乖乖的,不要出来,否则被抓到就不好了.....说真的很多人一直想抓伊莱恩,要是真的抓住了那伊莱恩会被怎样对待啊......简直想都不敢想,明明他只是个孩子......

 

金站在原地沉思着,眉头紧皱,以至于没注意朝着自己袭来的影子。

 

 “金!”

 

 “啊?”

 

  转过头去的一瞬间就被人紧紧抱住了,金抬头,看见格瑞的头发,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脸埋入金的颈窝,从来没被格瑞这样对待过的金很是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往哪放。

 

 “格,格瑞?”感觉到身上人身体的颤抖,金无处安放的手选定了位置,轻抚格瑞的后背,“怎么啦突然间就抱上来......”

 

  格瑞也是冷静了下来,从金的颈窝抬起头,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紫眸此刻写满了喜悦,慌乱。然后放开了金。

 

  “你没事就好。”

 

  “哎嘿,我怎么会有事呢。”金看着和平日不一样的格瑞笑了,不过也难怪格瑞那么担心,毕竟消失了七天.......不过格瑞一见到我就那么激动,不愧是我的好朋友!

 

  还不知道被发了朋友卡的格瑞咳嗽着掩饰刚刚自己的失态,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太好了,他没事.....狼松了一口气,平日里最为冷静沉着的动物此刻却因为别的动物慌了心神乱了形象,但是,他不打算放手。

 

格瑞离开后,玫红色和黑色的身影飞来,这次金有所防备了但是看清来人又停下了动作。

 

 “等......艾比,凯莉?!”

 

  两个被叫到名字的少女对视一眼继而哼一声转头,艾比先一步抱住金的腰,凯莉晚了一步咬着牙抱住金的胳膊。忽的她勾起一抹坏笑,仰头亲了金一下。金身子一僵,脸上传来的柔软温热的触感让他感觉不适应,但是想起来凯莉说的是朋友的表现,也就任她去。艾比也不甘示弱,于是金获得香吻两枚,一旁的格瑞觉得头有点重,神色很是不好看。后方的人反应过来了真的是金,却看见三人已经速度极快地冲了上去,于是也纷纷起身。

 

  金看见了一大群人朝着自己走来,神情肃穆,就像是黑帮打架那般,怎么回事要打人吗??不明情况的金懵了。

 

  嘉德罗斯黑着脸把艾比从金的怀里拎出来,艾比上一秒还在感受金怀里的温度和味道,下一秒就被拎在空中,扑腾扑腾挣扎无果,只得放声大喊“放我下来!你这个金毛矮子!你这样对一个美丽可爱的花季少女真的好吗!”

 

  “嗤,美丽可爱?我只看见一个红色的虫子,还有,那个渣渣也是金毛,而且,比我矮。”嘉德罗斯眼里的嘲讽都快溢出来了,说完毫不留情地用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把艾比丢了出去。

 

 “嘉德罗斯你说谁呢!”听见矮这个词金瞬间炸了,“谁矮了!还有你这样对女孩子是不对的!”

 

  “白马王子!”艾比原本吃痛地揉着臀部,刚想骂嘉德罗斯,听见金的这一句瞬间不疼了,眼冒星星地看着金。仓鼠思想单纯,但是对自己喜欢的是决不放弃,直到得到为止,定会好好珍惜不松手。

 

  “谁应了我说谁,你可比我矮两厘米呢——渣渣——”嘉德罗斯心情大好。看见艾比的样子有突然之珠笑,“就她那样的也叫女孩子?嗤......”就差没拿鼻孔看人了呢,嘉德罗斯。渣渣没事,太好了......切,我在担心什么,反正只是一个相对来说有趣的家伙罢了。可渐渐发红的耳朵揭示了他的真实想法。一直的王者的老虎,第一次对其他动物有了兴趣,用自己笨拙的方式来诱使对方上钩,只是,时间可能要久一点。

 

雷德在后面憋笑,啊好羡慕那群家伙,要不是怕老大打我也想过去啊......犬类的忠诚不可置否,但是也有自己的小小私心。

 

祖玛静静地站着,我也想去那边......真羡慕那两个女生.....不对我在想什么!那是嘉德罗斯大人的王妃!可是......还没追到,不算王妃吧?冷静睿智的猫科动物的心里渐渐升起一个想法......

 

   “小鬼你这几天去哪了?嗯?”雷狮不知何时绕到金的身边,揉弄着金柔软的金发,真可爱.....

 

   既然雷狮在,那肯定少不了卡米尔。

 

  “金,没事吧。”蓝色双眸深邃,里面蕴含的情感十分复杂,全部隐藏到眼底最深处。

 

  “雷狮你不要揉我的头发!”金皱眉拍开雷狮的手,“啊,卡米尔啊,我没事呀,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看见卡米尔金忽的笑了,看得雷狮很不爽,“喂,小鬼,你这是区别对待!”“切,要你管!”金朝着雷狮吐舌头,再看向卡米尔的时候又是笑颜满面。卡米尔默默拉起红围巾掩饰他勾起的嘴角,这可以说明,我在金的心里,算是重要的人吗?连大哥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对于金来说,我的特别的吗?我可以,独占这份感情吧?谨慎地黑豹睁大它明亮的双眼,盘算着如何让猎物到自己嘴边。

 

雷狮瞥见卡米尔的举动,和他眼里的神色,作为卡米尔的哥哥,雷狮自然知道这是他开心的表现,明明平日里喜不形于色,最多看到甜点的时候会高兴,但也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这么说起来金的地位已经超过甜点了吗......雷狮紫色的双眸眯起,眼底闪着一丝危险地光和势在必得的占有,就算是卡米尔,我也不会让的。继而转移目光继续蹂躏金的头发。危险的狮子锁定了猎物,就不会放手,知道得到为止。

 

   佩利猛地圈住金的脖子,190的身高优势使得他很轻易得逞,一下子显得金很娇小。雷狮皱眉看着这个不安分的狂犬,想发作但是想起参赛者间不得互相攻击,切,等会你就完蛋了。还在用下巴摩挲着金头顶一脸幸福的狂犬还没意识到危机。

 

帕罗斯很明智地没有上前,只是在旁笑着看海盗团另外三人的波涛涌动。不急于这一时........帕罗斯用手遮住嘴角的弧度,白毛的骗徒,狐狸先生专有神情浮现,这一次,不知道又有谁会倒霉呢?

 

   神近耀站在角落,眼眸微垂,已经那么受欢迎了吗,金。或许,我要下手快一点呢?明明是我先遇到他的啊......不能被别人抢走!经常隐藏自己的猫忍者下定决心,打算暴露些什么了。

 

一旁的银爵抱臂看着被众人围住的金,怎么回事这种自家宠物别别人跑了的不爽感,还笑的很开心......啊,小动物....不对,是金,的头发,我也想摸.......触感很好.....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回味着用这只手触摸过的头发,不言苟笑的人忽的笑了,肯定是想起了什么很好的事情。巨犬拥有者对自己中意的物品的占有欲,就像骨头,绝不让给别人。

 

  紫堂幻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他看见凯莉一瞬间就冲出去,果然是他想的那样吗.......青眸眯起,镜片的反光使人看不起他的神色。他也想去金那边抱住他,看着为他笑着,听着他用悦耳的嗓音叫自己的名字啊.......兔子虽然看起来柔弱可欺,但是真的被逼急了,也会反咬一口的。

 

 安莉洁用手指抵着自己柔软的嘴唇,歪头看着被围成一团的金。占卜说,改变大赛之人,会被神秘力量带走,收服了之后回归。果然我的占卜是最准的。安莉洁浅浅地勾起嘴角,平日里一直在放空的眸光开始聚焦,变得柔和。占卜也说,他是我的心仪之人。有点呆呆的鸟,其实一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看着那边还在花痴的自家姐姐,埃米无奈的叹口气,但是......顺着艾比的目光看过去,那个笑容耀眼万分的少年,直直地射进自家的内心。难怪老姐那么喜欢他.....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可以,我也想.....真的不想看你身边那么多人啊.......稍微聪明一点的仓鼠思考着如何拿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咬碎口中的棒棒糖,本来这几天吃这糖都没有味道,见到那个笨蛋的那一刻忽然有了甜味,可是那个笨蛋身边却围着那么多的人,真是可恶,明明是本小姐发现了他的有趣的,这些后来的家伙凭什么.....?眯起蓝色的双眼,和金发少年一样的眸色,眼里蕴含的意味却丝毫不同。黑猫是擅长隐藏自己的动物,也有着极强的劣根性。喜欢玩弄猎物,知道他奄奄一息才给他最后一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比一击致命的狮子老虎猎豹要可怕的多。

 

紧握着双拳的安迷修垂眸看着地面,他很想过去拥抱自己思念了七天,让自己浑浑噩噩,十分痛苦的那个人,他的王子殿下,可是——他周围有那么多人都爱他,自己又算得上什么?看着他人围住金,骑士的内心第一次涌起名为嫉妒的情绪,嫉妒,羡慕,想要独占,完全占有......可是不行,作为王子殿下的骑士,他不能嫉妒,不能去做出对王子殿下不利的举动。可是,他真的好嫉妒......啊......我好爱您啊.....王子殿下......金.......能不能,看看我?我一直在你身边啊,看看我好不好?不要看他们......不要看,做只属于我的王子殿下,好吗?金?我爱您啊.....平日温和的祖母绿双眸此刻暗淡下来,失去平日耀眼的光彩。眼眸深处注视着的,只有那一抹点亮他的金色。性格温和的驯鹿也会有自己偏执的想要拥有的东西,当他真的忍不住了,也许会做出意料之外的疯狂举动......

 

金看着围着自己的众人心里很是感动,果然朋友是个好东西呀!希望伊莱恩和银他们好好的.....等他完成大赛就过去找他们!现在先和朋友们一起玩吧!兔子愉快地和周围想要“吃掉”自己或者独占自己的野兽们欢快的聊着天,有时候不知道也是件好事呢?不是吗?

 

众人见到金了心思各异,另一边还不知道金已经回来了的罗德烈还在懊恼着后悔着,十分痛苦。如果,他那时候紧紧地抓住他就好了,都是因为他,金才会消失,都是他的错,如果以后真的见不到金了,他一定不会饶恕自己!居然把照亮自己,像自己伸出手的金,弄丢了,这绝对是不可饶恕的错误!金,金,金,金,金,金!你在哪.......拜托你,求求你,出来好不好?不要吓我好不好?金,对不起,金,我好想你,金,我,爱你啊......罗德烈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脑内思绪疯狂地撕扯着,一旦想到金有可能消失,他就觉得呼吸困难,明明自己才是应该消失的那一个啊......金,求求你,出来好不好?不要藏了......不好玩啊......斑鸠痛苦地撕扯自己的羽毛,渴望着自己爱恋的那个人回来,为此他可以牺牲他自己——

 

回到凹凸大厅,除了金认识的人,金不认识的也是心思复杂。原因只有一个——他。知道是金救了他们的人们纠结着要不要前去道谢,但是顾虑于他周围实力强大的参赛者,犹犹豫豫不敢上前去。可是不道歉,对不起自己心里被那个少年唤醒的良心......不知道是金救了他们以为是自己运气好或者大赛出问题的人,就思考着这个少年不简单,这么多实力强大的人都围着他转,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个金发少年不在的日子里,他们可都是精神不振,宛若行尸走肉啊。然而这个少年一出现,他们就像被注入了灵魂.......是不是接下来的比赛先干掉他,就可以少很多对手?他们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自以为聪明的人,是很可悲的存在。可能他们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吧。

 

就在众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时候,丹尼尔又一次出现。

 

“各位参赛者们,你们好。我是本次大赛的裁判长丹尼尔,相信大家七天不能使用原力肯定极为不舒服,所以现在开始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比赛,”丹尼尔依旧维持着他的标志性微笑,“最后一场比赛的规则很简单,大赛会随机分配两名参赛者一组对战,需要其中一方回收,才算晋级。最后被回收的或者留到最后的参赛者,就是本届凹凸大赛的胜利者可以像创世神许愿,规则都听懂了吗?”睁开金色的双眼看着下方的参赛者们。

 

金听完比赛规则,神情愈发凝重,直到一方被回收?这不就是要杀死对方吗?!早就知道凹凸大赛残酷,可没想到这最后一场比赛竟更为残酷!这可怎么办,要想胜利就必须杀死别人,想要像创世神许愿自己就必须打死几乎一半的人,这叫他如何能做到?!咬牙握拳,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没事的,冷静,金,冷静......

 

其余人听见这规则也是面色不善,思绪各异。

 

丹尼尔继续勾起嘴角,“看来你们都明白了,也准备好了。那么,最后一场比赛,开始——”

丹尼尔话音刚落参赛者身上的防护罩已经褪去,每个人的终端界面都亮起,上面显示着自己分配到的对手。然后被传送到了对方面前。比赛场地,就是凹凸大厅。

 

金看着自己对面的不认识的参赛者,神色凝重。对方的脸色也不轻松。

 

上一秒还平和宁静甚至可以说温和的凹凸大厅,此刻依旧静,静的可怕,但是气氛已经不如之前,剑弩拔张,波涛暗涌,杀机四伏。着一切都彰显着——最后一场比赛,开始了。

 

-tbc-

下一章高虐预警!角色死亡注意!不能接受请跳过,谢谢合作!大概还有三章完结,或者两章www,会有角色番外和车的!

 @许无言今天依旧帅  @遗灼见  @曲尽人散丶 艾特几个眼熟的xxx别嫌弃我

评论(1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