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五

幸会,这里筱五,请多指教!背景是锤锤画的www,fo前请看置顶。

假如金是大赛第二【17】

─ooc
─all金妄想系列偏心安金
─文笔垃圾
─不知道会不会撞梗
─没问题开始↓
注意,因为是同人文,所以大赛过程并不会按照原著来,比如遇到的人,金的反应。如果感觉不适,对不起,然后请避雷,多谢合作。【鞠躬】

 

 

 

【!预警!】本章高虐!角色死亡注意!结局甜放心!!不适者跳过,多谢合作!

 

 

 

  凹凸大厅里皆为两人一组对峙着,无论实力高低,都不敢轻举妄动。

 

 

  不知道是谁受不住这种氛围,大喝一声向着自己的对手攻去,一颗石子激起千层波,霎时间凹凸大厅充满了喊打喊杀的声音,武器的碰撞声,肉体的撞击声……

 

 

  金感觉自己仿佛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方才面色无波的人们此刻都写满了杀意,面部扭曲,有的人是为了比赛胜利,有的人是为了不被攻击致死,不论因为什么原因,最后都扭打了起来。

 

 

  可是金的对手显然不打算给金发愣的机会,操起原力技能朝着金攻去。身体地本能反应使得金避开了攻击,那个参赛者用衣服的兜帽遮住了脸,根本看不起他的真面目。

 

 

  “先不要攻击!我们…..”金躲避着他的攻击,试图让他停下来,毕竟他没有理由去攻击一个不认识的人,尽管这是大赛规则。

 

 

  “不攻击?不攻击怎么赢的比赛!”对面的人说话了,是属于女孩子的嗓音。“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天赋异短,众星捧月吗?!”她的情绪似乎很是激动。“凭什么你永远都处在人群最耀眼的位置!我们那么努力才通过这一关又一关!凭什么你就可以轻松过关!还得到所有人的帮助!现在又来施舍我吗?我不需要你的虚伪!叫我恶心!”少女情绪失控的挥舞着手中的原力,一下一下地对准金的要害。

 

 

   金一下一下地躲避着,“不是,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想要施舍你!我没有攻击你的理由啊!冷静一下好吗?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

 

 

  “解决办法?呵!不会有的!不要做梦了!”少女发起冲刺,金不得已下意识矢量箭头护盾开启,却忘记控制一个箭头内收。

 

 

  看着鲜红的血喷洒而出,金的蓝眸瞪大,澄澈的蓝眸映满了少女被金色箭头整个穿透的场景。

 

 

  她却笑了,

 

 

“嘿…..我的演技…..不错吧?我是….被你救过的…..在迷宫星….谢谢…你……再见….”少女的身体渐渐破碎,化成碎片一点一点消失。

 

 

 金愣怔在原地,刚才映满他双目的红色鲜血,也消失不见,金色箭头任旧在那,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他不会忘记的,那名少女最后的笑-------她是主动撞上箭头的啊!!为什么…….为什么要主动过来了断自己呢….为什么,为什么啊?!

 

 

“恭喜参赛者金,成功晋级!”裁判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是金此刻已经听不清了,他的耳朵似乎出毛病了,一直嗡嗡作响,只能听见那个少女最后的声音…….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大家一起好好地过关然后回家不好吗?为什么,为什么啊?

 

 

 “金!”

 

 

 

 身子一颤抖,好像,有人叫他?

 

 

  “渣渣!”

 

  “小鬼!”

 

 “王子殿下!”

 

  “笨蛋!”

 

  “金!”

 

  “金!”

 

  啊,确实是在叫我呢。安迷修,雷狮,嘉德罗斯,格瑞,凯莉,紫堂,大家……是啊,我不能在这里停下,既然那个女孩为了我牺牲自己,那我一定要赢的比赛改变这个残酷的赛制!金清醒过来,耳朵也不嗡嗡作响了,一片清明,清晰地听见周围的打斗声,周围人的喊叫声,还有朋友们的呼声。金嘴角再次勾起笑容,对着那边挥手。

 

 

  “我没事!”

 

 

  看见金动作的众人松一口气,继而回去继续面对自己的对手。金也转身去等着自己的下一个对手传送过来。

 

 

  依旧是不认识的面孔呢,金看着对面的少年。这次他没有躲避了,为了那个女孩,为了他的朋友,为了姐姐,为了改变大赛,他都要去战斗!

 

 

  手中金色箭头不断飞舞,包围住对面不知所措的少年,尽量温和的缠绕住他使得其动弹不得,然后金闭上双眼,“对不起!!”一击必杀,减少痛苦。金紧闭着双眼,我一定会让你们都回来的!

 

 

  “恭喜参赛者金,胜利晋级!”

 

 

  “恭喜参赛者….胜利晋级!”

 

  

   裁判球的声音不停地响起。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不认识的人已经全部回收,剩下的都是熟人。分组结束。

 

 

   嘉德罗斯鎏金色的双眸里写满了复杂,看着对面的金,怎么,偏偏是他…..可恶……明明最不想遇见他的……金也同样错愕,怎么会……为什么是嘉德罗斯…..

 

 

  卡米尔拉低帽檐,在他看清对面的人是谁后忽的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大哥,也不是金。这个人,不熟,直接干掉就好。格瑞神色冷峻,这个人似乎金很喜欢……那么,不该留,握紧手中的烈斩,目光愈发冷冽。

 

 

  居然是这个家伙…..雷狮紫眸眯起,充斥着危险的杀意,之前失踪使得自己的排名上升一个位置,看他不是靠自己抢来的,又有何意义,这对于他雷狮来说简直像侮辱!正好….这次好好打一场吧。海盗头子嘴角勾起了嗜血的笑,邪魅却危险至极。银爵面色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都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内心毫无波动。这个人味道很诡异,不喜欢,早点结束吧。

 

 

  手握双剑的骑士对上了忍者,两者都是大赛中的特殊人群,都有自己的职业在身,那么,究竟谁更胜一筹?安迷修握紧凝晶流焱,神近耀摆好进攻姿势,谁也不打算让过谁。

 

 

  平日里看起来呆愣的安莉洁此刻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她依旧是用手指抵着唇,歪着头,但是给人的感觉和平日既然不同。眼眸紧紧盯着对面的埃米。必须要打败才行……埃米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对面的安莉洁,对手可是女孩子哎?虽然是前十但是也是女孩子啊,那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

 

 

  艾比感觉到大事不妙,对面的这个魔女可不是那么容易应付过去的,这可要怎么办呢……凯莉看着对面的玫红色头发少女,嘴角带着轻笑,这种家伙,迅速点解决掉好了,本小姐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一米九的狂犬摩拳擦掌,来了个厉害的家伙,这下可以好好打一场了!雷德看着跃跃欲试十分兴奋的佩利,很是无奈,狂犬可就是麻烦呢,要是被干掉会被老大和金嫌弃的吧?所以,不能被干掉啊……

 

 

  骗徒先生勾起标志性的笑,这不是那个大赛第一身边的冷面小姐吗?这下可有趣了…….祖玛看着对面的帕罗斯,对他的印象可谓从未好过,早点结束比赛吧。

 

 

  唯有紫堂幻孤身一人,他不知所措地看着四周,再没有落单的人了,那么,自己会怎么样呢,…….紫堂幻心里升起一种浓浓的不祥的预感。

 

 

 丹尼尔再次出现,依旧是那样的微笑。

 

 

 “恭喜各位留到现在的参赛者们,你们进入了前20强,” 然后目光落在了落单的紫堂幻身上,被盯着的紫堂幻不寒而栗。“这次的分组,和之前的随机分组不同,这次是按照各位实力的综合比照,比如参赛者金和参赛者嘉德罗斯,分别是预赛第二名和第一名,因此将你们分为一组。而且预赛前两名,拥有暂时不用对打的福利,你们可以看着场上所有人都对打完最后再是你们。”丹尼尔一个响指下去,金和嘉德罗斯又被裹上了防护罩,并被移动到凹凸大厅上空,正好可以完整地看到下面的所有状况。

 

 

  “这是给你们挑选的最佳位置哦,”丹尼尔笑着说“想必大家也注意到有一位参赛者没有对手------紫堂幻。”

 

 

 

   被点到名字的紫堂幻抬头,很是慌乱。金担忧的看着下方的友人,总感觉会出事啊…….

 

 

 “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对手,因此参赛者紫堂幻直接回收。”

 

 

  “什么?!”金瞪大了双眼,怎么会-----

 

 

  紫堂幻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丹尼尔的代行神旨包起来带走了。

 

 

  “紫堂-------”金想要冲向前去,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自己已经被困在了那个防护罩里,不得动弹。泪水从眼眶滑落,这种看着自己朋友被带走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大赛竟残忍到如此地步,仅仅因为人数不够就直接抹杀一个人……这样的大赛存在有何意义?干脆,毁掉,毁掉吧……

 

 

黑洞空间

 

 

  “金……”在黑洞空间的银感觉到了金阴暗的思想,他们本是一体,银是金黑暗之化身,金心里的阴暗的想法他都知道。金,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伊莱恩,金可能有麻烦了。”

 

 

  “什么?”原本懒散地瘫倒在地的伊莱恩忽的坐起,看着银,“金怎么了?!”

 

 

  “我说不清,但是刚刚我感受到了极强的金的不好的一面。”银面色并不好看,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家伙使得金变成这样的?

 

 

 “我去找他!谁都不可以欺负金!”伊莱恩起身,“你去不去?”

 

 

  银看着伊莱恩,出乎意料的他摇头。

 

 

 “我不能去,金现在拥有 阴暗想法,我凑近他会刺激他,而且可能和我融为一体再也出不来了。” 

 

 

  “那你还是别去了。”伊莱恩想着金变成银的样子顿时很是嫌弃。

 

 

  “喂要不要嫌弃的那么明显,要去赶紧去,别忘了你这个空间的时间差。”银瘪嘴。

 

 

 “我可以调整的,嘿嘿。”说着伊莱恩撕开一个口子,从空间里出去了。

 

 

  “你一定要没事啊,金……”银看着伊莱恩离去的方向,低声自言自语着。 

 

 

 

 

凹凸大厅

 

 

 

金绝望地瘫坐在保护罩里,看着下方已经开始的比赛。嘉德罗斯皱着眉看着金空洞的表情,可是自己现在却又不能触碰他,啧,这该死的防护罩。嘉德罗斯很是不爽地锤了它几下。

 

 

下方已经展开了激烈的比赛,格瑞的烈斩毫不留情地砍向卡米尔,没有武器的卡米尔只得躲避然后找机会站在烈斩上面发动原力;银爵的锁链缠绕住雷狮将其狡住,雷狮也不甘示弱朝着锁链放电,尽管握着导电的锁链,银爵也依旧面无表情并没有放开的打算;忍者无声无息,安迷修屏气凝神找寻着忍者的气息,双剑在主人身侧飞舞,神近耀找准空隙给安迷修一击,却也会被凝晶流焱的温度所惊然后被其所伤;大幅度的冰面攻击使得埃米没有落脚之处,还在顾忌着对方是女孩子,但是当他被冰柱划伤脚的时候突然间改变了想法,再不反击被杀死的可是自己啊,于是召出恶魔之手将节节寒冰击碎;艾比不停地瞄准着乘着星月刃的凯莉,凯莉悠然自得地飞舞着,坏心眼地对准艾比脆弱的地方飞去星月镖,艾比闪躲着,两个人继续这样猫捉老鼠的游戏,谁是猫谁是老鼠,说不准:雷德和佩利都是重系的原力因此不分上下…….帕罗斯的暗黑使者分布在祖玛的四周发动着攻击,祖玛挥动着大剑斩杀着他们……

 

 

似乎是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一般,金的眼眶不停地掉落下眼泪渐渐地在防护罩内积起一小摊的水。都在打架,明明,平时都是很好的朋友,大家相处的都很好,可是现在却偏偏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呢?格瑞不要再砍了啊,手不酸吗?卡米尔躲得也很累…….继续放电雷狮你的身体肯定会受到伤害的啊,银爵一直拿着导电的锁链肯定已经全身麻痹了吧,快放开啊……安迷修和耀,不要这样继续互相伤害了,真的不疼吗?安莉洁你不是这样下杀手攻击的女孩子啊,为什么要这样?埃米的恶魔之手虽然力气大但是终究会用尽啊,安莉洁是女孩子你让着她点啊……凯莉不要戏弄艾比了,艾比也不要继续瞄准凯莉了,好吗?雷德和佩利,不要继续互相挤压了啊……暗黑使者也会疼的啊帕罗斯,祖玛不要那么用力,会很累的,大家,都停下来,不好吗?为什么要这样啊,明明只是一场比赛……

 

 

 

  “啧。”嘉德罗斯看着金失神的样子,心脏一抽一抽地疼痛,明明自己是人造人,心脏只是安上去的啊,怎么会又痛觉呢......这怎么回事......捂住胸口,脑子里浮现的全部都是金的模样,他笑着,很开心,下一秒,却在哭泣,哭的那么伤心,自己伸出双手想要安抚他,但是怎么都触碰不到,明明那么近,却又那么远.......好疼,从未这么疼过,可恶,停下来啊,快点停下来!

 

 

  “不许哭了,渣渣!”嘉德罗斯喊出声。

 

 

  “嘉德,罗斯?”听见声音金转过头,眼泪还是扑簌簌地落下,“大家,都在打架,为什么呢?我们,最后也要打吧?”

 

 

  看着金瞪大的双眼,平日的朝气已经全然不存,只剩下混乱,从未见过这样子的金。他还是喜欢那一双澄澈的眼睛啊,嘉德罗斯抿紧嘴唇,“谁要和你这个渣渣打!”

 

 

  “真的吗?那太好了!”嘴角勾起,眼神却任旧悲伤,这幅模样狠狠地刺痛了嘉德罗斯的心。我想看你笑啊,金。

 

 

  “真的,我骗你这个渣渣干嘛?”

 

 

 

 

  “不是说,不打吗?”金看着嘉德罗斯,眼睛里充满着不知所措。

 

 

  “是啊,不打,”嘉德罗斯召出大罗神通棍,“两个人一起打,才是打架,一个人打,那叫单方面虐待。”勾起一个笑,“你觉得,是谁虐待谁呢?渣,渣?”

 

 

  下面的比赛已经结束了,金看着格瑞砍死了卡米尔,银爵杀死了雷狮;安迷修砍死了神近耀;安莉洁刺穿了埃米;凯莉割了艾比的喉咙;雷德打死了佩利;帕罗斯使用诡计使得祖玛死亡.......然后他们拖着疲累的身子继续打着,格瑞和银爵最后互相死于对方之手;帕罗斯依旧使用计解决了安迷修,却在最后一刻被他刺穿胸膛;凯莉用安莉洁的冰柱刺穿了她,自己却也被安莉洁冰封致死;雷德因为没有对手,和紫堂幻一样被直接回收.......

 

 

  前不久还在和他一起嬉闹的人,他的朋友们,现在,全部,都被回收。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金近乎崩溃,这时候防护罩解除了,从空中落到地上,刚刚站稳身子,就看见嘉德罗斯对他笑着,作出备战姿态.......

 

 

  “不,我不要,我不要,不是说好的吗,说好的不打的,不是答应我了吗,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怎么能这样,怎么能......”金痛苦地捂住耳朵,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步一步地后退,“大家都走了,都走了.......只剩下你了,现在你也要走吗?不要之留下我,不要.....不要!!”崩溃的金身边涌起阵阵气浪。

 

 

  嘉德罗斯皱眉,不好,渣渣失控了。可恶,给我.......

 

 

  “停下来啊!”大罗神通棍向着金袭去,却被越来越强的气浪弹开,“可恶......”嘉德罗斯加重力道,却怎么也攻不破。

 

 

  气浪中心的金跪坐在地,瞪大着双眼,似乎已经听不见外界的身影,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念叨着“不要,大家都回来,不要,不要.....”原力开始失控,金的状态明显控制不住自己的原力,无数的矢量箭头飞出,迅速蔓延整个大厅,破坏着各个地方,嘉德罗斯闪躲着速度极快攻击力极强的箭头,大罗神通棍不停地击打着,也许是因为没有主人的控制这些箭头就像玻璃一样易碎,一打即散。即便如此那可怕的数量也让嘉德罗斯感到吃力。

 

 

   “给我醒醒啊!渣渣!!”

 

 

  可是金完全听不见。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在那里,大家都在,还在对她招手呢,叫着他的名字,邀请他一起去玩,还有姐姐!姐姐也在那里!大家,等等我啊,我马上就追上去了,哎,等等,等一下!不要走!我很快的!等我一下好不好?不要走!不要走.......

 

 

  情况愈发恶化的金身上涌出更多的箭头,更为巨大,更难对付。嘉德罗斯看着被箭头包围的金,“切”一声。

 

 

 “你这个渣渣,快点给我清醒过来!!”想要攻向中心的金让他清醒过来,却被一层又一层的箭头围住,打掉一层还有一层。

 

 

 “可恶......”嘉德罗斯咬牙,看来让那个渣渣清醒只有这样了......

 

 

  金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忽的听见

 

 

 “金!!”

 

 

 谁?是谁在叫我?金迷茫的转头,眼前的一幕叫他愣怔在原地。

 

 

 金色的箭头,穿透嘉德罗斯的整个胸膛,他被箭头挂在空中,手中的大罗神通棍早已掉落,身上的鲜血又一次深深刺痛了金的双眼。他看着金,笑着说,

 

  

 “终于醒了啊,渣渣。”

 

 

 “嘉德罗斯!!不,怎么回事,这难道是我干的吗,不,不要,不要走,嘉德罗斯,不要!!!”眼泪继续夺眶而出,因为主人清醒而得以被控制的箭头停止横冲直撞,金控制着刺穿嘉德罗斯的箭头缓缓往下,落到金的怀里,使箭头逐渐消散。金颤抖着抱住浑身是血的嘉德罗斯,“不要,不要,不要丢下我......”怀里的嘉德罗斯却笑了,吃力地抬起手,抚上金满是泪水的脸颊,“金,低头。”金依言照做,嘉德罗斯抬头吻住金的嘴唇,蜻蜓点水一般,迅速分离,“别哭.....金.....我.....爱.....”还没有说完的那一个字,卡在嘉德罗斯半张的嘴里,金看着怀里的人渐渐消散,感受着失去温度的身体。身子剧烈颤抖,“不要,不要,不要,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回来啊!!回来啊!!!不要离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破败的凹凸大厅只剩下金一人,几小时前,这里充斥着欢声笑语,此刻,只剩下一名金发少年崩溃的哭泣和大喊。

 

 

  “恭喜参赛者金,获得比赛胜利。”

 

 

 冰冷的裁判球发出最后通告,金已经不想去管了。看着自己剧烈颤抖着的手,上面似乎还残余着嘉德罗斯的血,明明是十分干净的手,在金的眼里却是一双沾满血污的手。

 

 

 “嘉德罗斯你不是还有话没说完吗?你醒来和我说啊......你不说完我怎么知道你要说什么啊......格瑞你不是要和我一直在一起的吗?不是说好的要一起玩吗?怎么能食言呢?过来找我啊......紫堂,你不是要变强吗,你不是要和我一起改变大赛吗?为什么你不见了呢?说好的,你却丢下我一个人吗?你再不出来我可要生气了......凯莉,你不是一直很想去玩吗?你回来我陪你啊,你想玩多久都可以,你回来啊......安迷修,不是说好的陪我到最后的,不是说好的以后请多指教吗?你不在谁来和我请多指教啊?我还要和你学习骑士道呢....你起来教我啊......雷狮......你不是海盗吗,海盗不是要完成你的愿望吗?你醒醒啊.......卡米尔,你不是最喜欢甜食了吗?现在有很多很多好吃的甜食,你起来我就买给你吃好不好啊?帕罗斯,你不是老是骗我吗,这次你消失肯定也是骗我的对不对?你就是想吓我,对吗?哈哈哈你还是这么坏,快点醒来啦,我已经被你骗到了.......佩利,你怎么也能学帕罗斯骗人呢?这样可不行啊,快点起来我带你去吃烤肉啊?雷德你最喜欢开玩笑了,但是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啊,不要这样子,连祖玛你也这样,这不好笑啦,快起来!耀,你不是要一直陪我的吗?你现在去哪了呢?你中途突然消失我原谅你了啦!你再来我就生气了!银爵,你不是很喜欢摸我的头吗?你喜欢给你一直摸啊!快醒醒啊......安莉洁,你的占卜很准啊,我还想听你继续占卜呢,给我占卜一下好不好啊?艾比埃米,你们不是需要我的帮助吗?怎么不见了?还有罗德烈,罗德烈,你不是羡慕参赛者吗?现在你自由了呀,为什么不出来呢?出来陪我玩啊......谁都好,来陪我啊......”

 

 

 “你就是这届比赛的胜利者吗?”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谁?”金缓缓抬起头,看见的是漂浮在空中的小孩子。小孩子?凹凸大赛怎么会有小孩子?

 

 

  “我是创世神呀~”小孩笑了,样貌并不起眼,只是一个普通的黑发黑眼小孩。但是当他笑起来,却让人感觉到惊艳,明明只是个小孩。“你赢得了比赛,按照规矩可以许你一个愿望,你想要什么呀?”

 

  

   创世神?金的眼睛猛然睁大,对了,创世神!他可以改变这一切!只要许愿.......

 

 “我...”金刚开口,忽的被一个身影扑倒。突然冒出来的那个人高兴的叫到“终于找到你啦!金!”

 

 

  “......伊莱恩?!”金看着身上的孩子,“你怎么会在这?!”

 

 

 “嘿嘿,我来找金玩呀~”伊莱恩看着金,忽的发现不对劲,金的眼眶里还有泪珠,脸上未干的泪痕,还有身上的伤痕.......再一看这里没有其他人,除了.......伊莱恩恶狠狠地盯着创世神。

 

 

 “是不是你欺负金?!”

 

 

  创世神略感意外,“哎?”

 

 

 “欺负金的人,都得死!”

 

 

-tbc-

 

 

下章大结局!!【是甜的,不要打我先】

继续艾特几个 @许无言今天依旧帅  @遗灼见  @曲尽人散丶  @这里这里荼- 


评论(20)

热度(92)